揭秘:心理咨询与治疗综述

时间:2014年10月16日信息来源:丁香园 点击: 【字体:

很多领域的研究都得出了这样的结论,对于来访者和他们治疗师的关系(移情)而言,遗传、童年环境和后期个人内在经验都是重要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奥斯陆大学,心理卫生和成瘾部门的 Hoglend 博士针对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中咨访关系的相关研究进行了综述,文章最近发表在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杂志上。
        移情是心理动力学治疗中一个核心的专业技术,焦点是探索咨访关系,他们认为移情可以改善来访者治疗以外的人际关系。许多心理治疗的研究持有的观点是,专业技术对心理治疗的结果没有太多帮助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有三十个以上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,移情和治疗结果之间有重大联系。这些研究结果指出,移情干预技术事实上是主要部分(不论好坏)。
        自然观察法研究指出,移情干预技术的频繁使用可能会有消极影响。随机对照研究指出,移情为基础的治疗和替代性治疗工作,在症状改善方面有同样的效果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对于人际关系和其他人格功能的对应治疗,移情为基础的治疗似乎更有效果。这篇文章中列出的组间对照实验性研究非常多。
        与平时的临床经验不同的是,对于有人际关系困难的来访者,以及严重人格障碍的来访者,移情干预技术似乎是最重要的。在动力学心理治疗中,获得这样的洞察可能是发生改变特定的原理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仅仅有一个治疗研究涉及到了移情,使来访者获得了洞察,并且随后改善了人际功能。关于非动力性治疗中,验证移情现象是如何起效果的相关研究几乎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研究支持了心理治疗的价值。然而,当提到不同治疗中哪种技术最重要时,我们的知识是有限的。
        很多领域的研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,非特异性的常见因素,比如来访者的期待、治疗联盟、治疗师的共情,对心理治疗中的任何改变都有影响。本文中,介绍了动力学治疗中一个特定技术效果的实验性证据,移情的综述。
        在美国精神分析协会的字典里,精神分析的术语和概念章节中,移情的定义是:“来访者感受、想法和行为模式的替代,这些最初是在童年时期体验的,与重要人物有关,反映到现在的人际关系中。”
        临床理论和试验性证据都证明了,移情现象在所有人际关系和所有心理治疗流派中都存在。在精神分析和心理动力学治疗中,对移情内容的探索和解释是,一起被看作是治疗的核心部分。

揭秘:心理咨询与治疗综述

 著名的治疗师认为,干预技术集中在来访者的冲突和外在人际关系的模式,额外的移情通常需要理性的操作。另一方面,移情技术被认为是,描述来访者治疗以外人际关系的本质时,所拥有的亲密情感和强烈兴趣。
        尤其对有严重人际困难的来访者来说,他们的问题有很大的可能会在治疗中出现,并且出现的形式是合作、逃避、依赖和脱落的可能性大。
        因此,对咨访关系进行工作的时候,可能会使用一些方法加强自我意识,理解人际问题。移情现象的普遍存在对治疗的方向是有意义的。
        关于移情概念和移情现象的理论和临床文献非常多。然而,在本文中,很难发现一致的言论,准确的描述移情是什么,移情是怎么解释的,以及什么时候进行解释有效。
        在心理动力学文献中,移情的概念是早期家庭关系中纯粹的行为,已经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。近几年,相关的理论已经更多的聚焦于移情,这是来访者和治疗师共同产生的。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也可能引起治疗师的一些反应,这些反应适合他们人际关系的期待或者恐惧(反移情反应)。临床理论强调,治疗师不是在特权的位置,去“决定真实性”,尤其是关于来访者的经验和人格功能的原因的事实。
        从童年期到成年期,在人格功能方面有很大的连续性,但是这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遗传学或者性情因素。例如,行为遗传学的研究指出,边缘型人格障碍的遗传可能是 0.40 到 0.60。
        共同家庭环境的影响效应通常是比较小的。然而,尽管分析遗传效应对生活事件和父母教养方式的影响非常困难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实验胚胎学、神经生物学、社会神经系统科学、认知心理学、纵向流行病学研究和临床研究,已经指出,童年环境因素有长期影响。也相对描述了,在整个一生中,有大量的环境因素和人际关系经验,包括心理治疗,可以被激活、阻碍或者改变遗传和生物因素。
        与认知神经科学一起发展的移情模式的实证性研究,指出了,来访者思考的模式特征,以及与他人的关系,表现出了治疗以外人际关系和治疗关系的重复。在治疗过程中,来访者可能会表现出几种甚至很多种移情反应。
        毫无疑问,治疗师的现实特点会影响来访者的反应和对治疗师的认知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都会把一些东西带给新认识的人(我们的移情),但是因为成年人的人际功能和行为,是由很多遗传、生物和人际因素影响的,我发现对移情和移情的解释,采用一个广义的定义是很有用的。
        同样地,移情被定义为来访者的感受、想法、认知和行为的模式,这些在治疗关系中出现,并且反映来访者人格功能的一部分(不考虑这些模式的发展性原因)。
        我用的是“移情工作”和“移情干预技术”,而不是“移情的解释”,是为了强调广义的定义。移情工作是任何治疗师干预中都会指出、提到、感到疑惑,或者解释来访者对治疗师体验,以及对整个咨访关系互动的体验。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的体验有重要的现实方面,但是移情干预技术的目标通常是,咨访关系中的问题方面,比如基于认知、不恰当或者强烈感情的方面。
        移情工作可以有五种类别的干预技术,可以供治疗师参考 (R. Ulberg, S. Amlo, P. Hoglend, 未发表的量表, 2012):
        1. 治疗师在治疗关系中说出来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现在说的内容好像很重要。当你说你感到身体…时,我产生了好奇。
        2. 治疗师鼓励来访者探索对治疗、治疗师、治疗师的治疗风格和行为的想法和感受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好吧,…在某种程度上只有语言。我感觉主动的话就显得很傻。我自己不想主动的说一些内容,除非你问我答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我太主动了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是的,老实说,我是这样想的…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所以,你感觉我并不是总是对的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不完全是,但是…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爱指使别人的人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可能有一点。就像治疗的方法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说了一些无意义的内容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觉得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治疗师那样帮助你,你的感受是什么?
        3. 治疗师鼓励来访者讨论,他或她是怎么看待治疗师对来访者的感受的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经常尝试做周围人中最好的那个。最大问题是,让每个人看见我很悲伤、无助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知道了。那么…当你把你的那一面展现给我的时候,你觉得我是什么反应呢?
        4. 治疗师在解释的时候明确的包括他或她自己,结合动态元素(冲突)、移情的直接临床表现、移情的暗示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其他人对我表现出了真正的关心,我的反应是悲伤。我不知道我是否需要关心,或者这是否让我感到恐惧。我不想依赖任何人,但是…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害怕我们的关系会变得对你很重要,以至于你变得很失望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这很困难…,但是…关于治疗的结束我想了很多。我怎么勉强自己继续?
        5. 治疗师重复解释人际关系模式(包括与父母的关系),以及把这些模式与父母和治疗师之间的关系联系起来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应该有期待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及时表现出来了,不然你会沮丧…,甚至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就像你爸爸或者新上司一样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是的…[叹气]…我觉得其他人对我有期望,我需要立刻满足他们的期待。即使我知道并不是那样,而那仅仅是我头脑中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移情工作的分类,将建构主义或者移情的相关观点,与移情传统概念相关的历史遗传学起源联系起来了。从 12 个研究中的数据中,我们发现移情干预技术,可以用于操作,并且将治疗的录音用于培训。
       这些研究的数据指出,移情干预技术的平均最低水平,似乎是每次治疗中 0-2 次干预,中等水平是 3 次或者 4 次,最高水平是 5 次或者 6 次。
       有 30 多个已经发表的研究,尝试提供一个实证性的证据,证明动力性心理治疗中移情的影响效果。这些研究种类太多,以至于不能用荟萃分析,下面是对这些研究的简短概括。
       焦点是治疗的结果,而不是治疗中的影响,因为当结果不是经验主义调查的一部分时,对临床实践的影响更值得思考。
       自然观察法研究
      
验证移情干预技术最早的研究之一是 Menninger 计划。Kernberg 和他的同事说,与精神分析或者支持性心理治疗相比,在动力性心理治疗中,对自我力量弱的来访者使用移情干预技术的最好。
        自我力量强的来访者在不同的治疗中表现一样。我们早期的研究指出,解释来访者对治疗师的感受,以及来访者对他或她父母的感受(遗传学移情解释)时,是有分类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研究指出了,这种解释类型的频率,与非系统性结果之间的正相关,这里的结果例如心理动力学和人际功能。
        每个研究的计算中,治疗师的其他干预技术的种类,和很多不同结果的测量之间,有很高的相关。因此,研究结果是最有试验性的。
        未分类的移情干预技术
       
后来的相关性研究,没有区分移情干预技术的种类。有八个研究指出,移情干预技术使用越频繁的时候,有利的结果越少。这导致研究者和经验为主的临床医生把移情工作看作是无效的,或者甚至是有害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研究指出,移情干预技术使用频率低,可能是有用的,但是高频率地使用移情可能会导致消极影响。只有两个研究指出,移情工作和治疗结果之间没有联系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研究的局限是,移情干预技术的种类不同,就像我在前面提到的那样,没有明确的定义。
        一些研究的结果指出,治疗师在消极的或者敌意的治疗过程中,与困难的病人会更多的使用移情干预技术。这也许可以解释,移情工作的使用频率与治疗结果之间的负相关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的即时性
       
一个近期的研究发现,早期的治疗关注咨访关系,“治疗的即时性”这一术语,与人际功能的改善有正相关,尤其是那些有严重人际问题的来访者。这项研究中,即时性干预技术的平均水平是低于中等水平的。
        相反的,Hill 和他同事的研究结果是,治疗师的即时性与治疗后的人际功能之间没有显著相关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的即时性似乎包括,治疗过程中,治疗师更多自我暴露情绪感受的策略(反移情的暴露),而较少的包括传统移情工作,具体描述如下: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在我听完你的故事后,你认为我会有什么感受?[第三类干预技术]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听了你刚才给我讲的故事以后,我也有深深的无助感和绝望感。[自我暴露]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考虑到你的成长史,似乎你很谨慎的把自己的情感对我这个男咨询师开放是合理的。[第四类]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现在与我分享这些感受,我感到荣幸之至。[自我暴露]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当我提到你所完成的积极事情时,你刚才似乎想哭,我们可以尝试一起更多理解它吗?[第二类]
        实验性研究
       
我和我同事的一项早期研究中,移情工作的数量是实验性操作的,研究指出,与那些高频率使用移情干预技术(每次治疗平均使用六次)的治疗相比,治疗中使用低频率的移情干预技术(平均每次治疗使用一次),治疗结果更乐观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这表明了,移情干预技术使用频率与治疗结果之间的负性因果关系。在人格障碍的来访者身上,移情干预技术使用频率的负性影响似乎更明显。
        移情焦点治疗
       
两个随机对照研究验证了移情焦点治疗的效果,这是针对门诊治疗中人格障碍的患者,尤其是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治疗方法。焦点就是理解来访者与治疗师是如何关联起来的,带着这个思想,可能会改善来访者治疗以外的人际关系。
        在一个临床研究中,90 例患者(93% 是女性)被随机分配到移情焦点治疗、辩证行为疗法和动力性支持治疗中。以前的治疗结果变量中,这三个治疗方法没有明显不同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移情焦点治疗的非系统性治疗结果变量更突出,比如,元认知和社会认知能力(依恋模式和投射功能)。另一项关于移情焦点治疗的研究中,有 104 例人格障碍的女性来访者。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被随机分配到移情焦点治疗和社区中有经验的治疗师中。另一项研究报道,移情焦点治疗在减少边缘型人格症状和人际关系方面非常有效,但是焦虑症和抑郁症的治疗方面效果不佳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,报道中没有早期治疗的完整评估,但是两个研究的对照组都没有关注移情工作。以下描述移情焦点治疗的一个例子:(F. Yeomans, E. Caligor,personal communication,Dec. 11, 2013):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知道我迟到了,但是我一直在等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在等的时候,有什么想法和感受呢?[第二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迟到了,你一定快疯了。我在想,她让我等待,是把我放在控制的位置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恩。这让我想起了上一次治疗。你谈到了,你与你兄弟聊天时总是感到不充分。现在,你认为我看不起你,所以…可能你害怕我更喜欢他。[第五类] 但是我也想知道更多其他的信息。你有兴趣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当然了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想知道,你是不是也想看不起我,或者用其他方式来控制,“把我放在某个位置”。[第四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想告诉你,但是我走到这里需要时间。我知道我迟到了,但是我认为,这是美好的一天,就让她等等我吧!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看到两个事情。一个事情是,你在表达对我的负性感受时,比以前感到舒适。另一个事情是,我们偏离了上次治疗中发生的事情。你确实开放了,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更加亲近了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你期待一次有力量的争斗。我想知道,你去抗争,而不是立刻与我亲近这样是否会更舒适,或者换句话说更安全。你怎么看?[第四类]
        心理化基础疗法
       
有两个门诊来访者的心理化基础疗法研究,在团体治疗中,有高强度的个体治疗作补充,在综述中有提到。在心理化基础疗法中,随时随地探索移情现象,但是不强调人际关系模式的重复解释。
        在一项 134 例(80% 是女性)门诊患者的研究中,这些人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碍伴有其他人格障碍,他们被随机分配到心理化基础疗法、结构性临床管理、个体支持和问题取向治疗、团体治疗中,治疗时间都是 18 个月。
        结果发现,在症状缓解和人格功能改善方面,心理化基础疗法的效果最佳。
        在一项 80 例青少年样本(85% 是女性)的研究中,这些人有自我伤害行为同时伴有抑郁症,来访者被照常分配到心理化基础治疗和强化治疗中。
        在减少自我伤害行为和抑郁症方面,心理化基础疗法似乎更有效果。有趣的是,这两个研究都改善了心理化(投射功能),并且减少了依恋的回避,这解释(调解)了这个治疗方法。
        以下是从一个来访者的第 5 次治疗中摘录的对话: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哦!…我想知道…你是说刚才是对我和这个治疗过程发表了看法吗?[第二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是的,整个心理化能力观点的态度烂极了!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觉得有点迷茫…,现在马上想太多有点困难。[自我暴露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[沉默]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想知道对你来说,是不是…,这是让你欣慰的。[第四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好吧,有可能…,我不需要时刻注意它。
        治疗师:是的,是这样的。因为我看见你现实似乎更平静了。[第一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可能有一点,但是我注意到的时候通常会晚一点,一般在晚上,我可以关注其他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好的。这样的话,当你把这些给我说出来的时候,你已经注意到了,你来到这里的时候,没有想太多。[第二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是的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听到这个我很高兴。[自我暴露]
        关系焦点治疗
       
关系焦点治疗是一个简短关系治疗的方法,它基于关系精神分析治疗的原则。它的早期任务是,寻找治疗联盟中的破裂点,并且鼓励来访者和治疗师探索治疗关系中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关系焦点治疗也包括很多治疗师的自我暴露,并且尤其鼓励治疗师为治疗关系的破裂和误解承担责任。
        在 Muran 和他的同事进行的一项研究中,有 128 个来访者,他们患有 C 类人格障碍,被随机分配到简短关系治疗、短程动力性治疗、认知行为治疗中,疗程都是 30 次。
        在这三种治疗方法效果是一样的,但是简短关系治疗的脱落率最低。在 Crits-Christoph 和他的同事做的一项初步研究中,在 16 次建立关系的治疗中,为受训的治疗师提供支持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的焦点是达成目标、确定关系的破裂点,并且探索来访者与治疗师关系中的潜在感受。训练对症状改善方面没有产生显著的效果,但是在生活质量的改善方面有很大的提高。Safran 提供了下面的案例: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问你一些问题的时候,我在某种程度上有压力,一方面我在想让我们之间的事情保持顺利进展。但是我也有点关心,如果我继续这么做,这就会偏向你那边,你就不能最及时的说出那些对你最重要的感受。[自我暴露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不知道…你觉得呢?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感觉我在让你当带领者,同时你让我当带领者。[自我暴露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让你当带领者,是因为你管理这里,你是医生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医生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[第二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你是专家,知道你想要什么,对我来说很重要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我们谈了很多内容,是关于你想知道你男朋友的需要,所以你可以证明它…我想知道的是,在此时此刻我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?[第五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不懂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好吧,我仅仅想知道,对你来说,是不是知道我想要什么,比知道你想要什么更重要,这真是进退两难。[第四类]
        在这些试验性研究中有很多局限。他们在日常临床工作中的普遍性有局限。在这些研究中,在他们测量的变量以外,还有很多其他的测量变量和过程变量,他们可能会影响治疗效果和移情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此外,这些研究没有报道移情干预技术使用频率的数据。也没有明确定义移情干预技术的不同种类。这些研究中的对比治疗方法是真实的心理治疗方法,但是不能排除研究者的主观影响。
        移情工作的第一个试验性研究(FEST)
       
FEST 是我和我的同事一起做的研究,就我们所知,临床随机对照研究的设计目的是,调查动力性心理治疗中移情工作的长期影响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把 100 名来访者随机分配到两组,进行为期一年的动力性心理治疗,其中一组使用低于中等水平的移情工作,而另一组不使用移情工作。在广泛的练习之后,两组治疗均由同一个治疗师进行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完成的评定等级是完成 450 次治疗。两组治疗之间的唯一区别就是,是否使用低于中等水平的移情工作干预技术。这样的设计使得我们可以研究移情工作的因果关系。
        移情工作没有整体效应。但是,与未使用移情工作的那组相比,使用移情工作组中,客体关系不好的来访者可以更多的从治疗中获益。这个影响在 3 年的随访期间都可以维持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那些客体关系成熟并且有很强的心理资源的来访者,两组的治疗效果影响相当。而且,有移情工作组中,女性来访者比男性来访者获益更多。
        在 46 个患有一个或多个人格障碍的来访者中,有移情工作组的 23 个就有 17 个(74%)再也没有被诊断过任何人格障碍。相对的,在对照组中的 23 人中仅有 10 个。
        移情组的脱落率是 0%,而另一组的脱落率是 22%。与接受了移情工作组的来访者相比,未接受移情工作的来访者在 3 年的随访期间,有 4 次以上的额外精神卫生特殊治疗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研究中的所有治疗师都经过大量的培训经历,和特殊训练,才分配到两组中去,这对临床实践的普及性有限制。
        在客体关系不好的来访者中,移情工作的长期影响被解释为,在治疗中增加他们的洞察力。很多研究指出,洞察力或者自我理解的改变对动力性心理治疗来说很的特殊,而且与其他的治疗不相关,比如:认知行为疗法或者抗抑郁药物。
        FEST 通过使用这个专项技术让来访者获得洞察,并且随后改善人际功能,拓展了这项工作。这些研究结果与临床理论一致,那就是洞察力的改变可能是动力性治疗发生改变的特有机制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需要指出的是,洞察力和治疗结果之间的相关是被试验性控制的。到目前为止的研究中,改变的真正因果机制是一些未知的中间变量。下面描述了移情中的工作是如何影响来访者的洞察力的 (S. Amlo,R. Ulberg, P. Høglend,2012):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那现在我们在这里了。[第一类]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认为我们的治疗对你和你他*的关系有什么影响?[第二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还在挣扎。我妈妈今天早上打电话了。但是我打断了她,我说除非她有极其重要的事情,不然我现在不会跟她通话。我挂了电话后,感觉很不舒服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当你告诉我这些的时候,你认为我会怎么看待你?[第三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你会觉得我很自私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也这么看自己吗?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很愧疚,甚至最小的事情也会愧疚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你以前告诉我,你在工作中说“不”,并且为自己考虑的时候是多么难。你在为同事、妈妈、爸爸设置界限的时候有困难,因为你害怕被拒绝或者被惩罚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今天你试着告诉我,因为你在学校和工作中的会议,而要改变下次的治疗。[第五类]
        来访者:我要关注一下这点。四十次治疗不是长程治疗。我看到我在信任别人方面有犹豫,但是我丈夫支持我,我试着对我自己说出我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治疗师:现在—今天早上你能够拒绝你他*的电话,也告诉我要改变下次的治疗。也许你的害怕在减少,信任感在增加。[第四类]
        我和我的同事也探索了,治疗联盟的环境中和来访者客体关系方面,移情工作的长期影响。治疗联盟是治疗结果的正向预测器,它和移情工作相互独立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对客体关系差、治疗联盟弱的来访者,移情工作是心理动力学功能方面的特殊影响最正向的预测器。对于那些有成熟的客体关系和良好治疗联盟的来访者,我们看到了移情工作的负面影响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研究结果与主流的临床理论形成了对比,唯一一个有牢固治疗关系的来访者从移情工作中的获益最多。理解这些研究结果的一个方式是,更多有困扰的来访者在建立信任的治疗关系方面有困难。
        深思熟虑的对移情问题和治疗联盟破裂的探索,可能是反证消极的人际期望、加强治疗联盟、理解自己,以及最后的治疗结果。
        另一方面,对功能好的来访者来说,当治疗顺利进行的时候,关注治疗关系似乎不合适,或者对治疗师来说似乎是个嗜好。
        我和我的同事也报道了,治疗师原本的反移情,与来访者人格障碍的病理性之间的相互影响,在预测移情工作长期治疗效果时的作用。
        当治疗师本身的感受越强烈的时候,对人格障碍病理水平高的来访者来说,移情工作的影响越正向,但是对人格障碍病理水平低的来访者来说,有消极影响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可能性的推测是,原本的角色对那些人格障碍病理水平低的来访者来说,可能被他们体验为侵入性的、把来访者当成幼儿的、或者多余的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对那些严重人格障碍的来访者,治疗师原本的角色为他们提供了,一个支持性的、滋养性的和移情的资源, 这是在他们其他人际关系中没有的。
        预测中复杂的调解效应,可能会帮助我们理解一些移情工作中的个体差异性。但是,直到将来的研究用大样本来重复研究之前,我们都只能初步考虑。
        古典移情(移情的起源)
        解释
       
在早期的精神分析治疗中,与解释有关的移情起源被看作是技术中必要的奠基石。但是,一些研究提供了一些移情工作“用量”的数据,指出了,如果真的用的话,人们很少用到解释有关的移情起源。
        随着时间的进行,解释有关的古典移情似乎从时尚中没落了,然而自我暴露技术的使用似乎开始流行。不同研究中,实践中的移情工作现象与临床理论中的相似。
        临床事件也表现出了很多相似之处。而且,这些事件描述了,移情现象应该如何以好奇的心去探索,邀请来访者和治疗师一起推测。
        非动力性治疗中的移情工作
       
治疗
       
Gelso 和 Bhatia 对 16 个有关非动力性治疗的研究进行了综述。他们描述了移情是如何影响非动力性治疗的,通常也会以消极的方式影响治疗过程。当问到相关问题时,非动力性治疗师可以评估移情现象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关于不同类型的移情是如何影响非动力性治疗的研究非常有限。Castonguay 和他的同事发展了综合的认知疗法,他们把治疗关系的破裂方面整合到了认知疗法中。
        在初步研究中,综合认知疗法的治疗结果,与以前的认知治疗结果比较时,比较结果是可观的。在一个小样本的随机对照临床研究中,对比了整合认知疗法和认知疗法,在抑郁症和整个症状改善方面,整合的治疗结果更好。
        在一项大规模研究中,对长期抑郁的来访者进行了认知行为的分析性系统治疗,治疗师在一定程度上报道了,他们强调了所列的五种干预方式类别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类别是认知的干预方式、行为的干预方式、达成目标、探索咨访关系、以及症状的起源。治疗结果唯一的一个正向预测器是,强调完全讨论咨访关系。
        功能性分析心理治疗是当代的认知行为疗法,它的关注点是来访者的人际关系问题,以及它是如何在治疗关系中表现出来的(治疗中临床相关的行为)。在初步研究中,更多的使用咨访关系,会带来喜人的治疗结果。
        进一步研究
       
理想情况下,我们需要的研究是,控制其他变量的前提下,把特定移情干预技术和治疗结果联系起来。尤其是考虑到移情根源的解释价值和治疗师的自我暴露时,应该先研究治疗部分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我们孤立的考虑了最有效的特定部分,机制(媒介)的寻找工作可能会变得困难。机制的研究,例如洞察、投射功能、自我评估、或者社交回避,可能会改善我们的基本知识。
        在我们理解了移情干预技术的全部影响,以及它是如何起效之前,我们需要加强过程的研究。有或者没有这种干预技术,或者他们的使用频率,这方面的研究不充足。
        特定干预技术的局限和质量很难评估,但是来访者接受这种干预技术的程度可能至关重要。移情工作之前的干预技术,以及之后的干预技术可能也很会有影响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也需要主要变量和其他背景变量的研究,比如:关系和治疗师的因素,如反移情反应,这些可能影响移情干预技术的效果。我们急切需要关于治疗的一些研究,把移情工作和其他心理治疗方法整合起来进行研究。
        在研究范畴的标准框架中,基于美国心理卫生研究所政策计划的,社会过程是一个备选研究范畴。社会关系是至关重要的,因为人际关系的临床表现可能是精神病理学中最核心的观察部分。
        并且,在致死率方面,与已经确定的风险因素(比如:吸烟)相比,不良社会关系风险的影响因素更重要。对基于移情的治疗中,这些部分、过程和机制的研究,可能会改变我们关于人际功能心理方面的基本知识。
        此外,为了把人际行为心理学和生物学解释进行整个,社会神经科学、脑成像、遗传学的方法可能会有帮助,最后可以改善人际关系问题的治疗。
        结论
        本文总结的研究结果指出,移情干预技术是活性成分。几乎所有的研究综述都指出,移情工作和人际关系、动力性改变有显著相关。试验性研究中两组之间的平均效应是 0.8(很大),并且倾向于基于移情的治疗。

 
(作者:Per Høglend 译者:樊亚奇 编辑:新东方心理咨询)
 
 
 
 
 
 
网友评论